Facebook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 你们要成为头脑清醒的乐观派,脚踏实地将技术用之为善

2018-06-13 07:59

 Facebook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 你们要成为头脑清醒的乐观派,脚踏实地将技术用之为善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

Facebook 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于当地时间6月8日星期五,在麻省理工学院2018年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强调了利用技术造福人类的重要性。

在加入 Facebook 之前,桑德伯格曾担任 Google 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副总裁,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下属的美国财政部长,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管理顾问,以及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

桑德伯格也是 Sheryl Sandberg 和 Dave Goldberg 家族基金会的创始人,该基金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致力于通过 LeanIn.Org和 OptionB.Org 这两个重要网站来建立一个更加平等和和谐的世界。目前她在 Facebook 、迪斯尼、国际妇女组织、ONE 和 SurveyMonkey 等公司担任董事。

桑德伯格于1991年获得哈佛大学学士学位,并于1995年获得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这次毕业典礼的演讲中,她鼓励毕业生们(这其中包含了4,500名本科生和6,900名研究生)把教育和创新作为一种促进民主和平等的手段,并不断提到了要控制技术被用之为善的思想。

同时她还谈到了 Facebook 近期的数据泄露和隐私问题,并表示公司团队会努力纠正这个错误。

丨以下是桑德伯格2018年麻省理工学院毕业演讲全文:

尊敬的老师们,自豪的家长们,亲爱的朋友们,激动的兄弟姐妹们,特别是2018届毕业生们:祝贺你们,你们做到了!

这实属不易。你们完成了四年的学业。你们克服了2015年的大雪。你们在Muddy Charles酒吧撑过了太多的每周三活动,学到了重要的人生教训:世上根本没有免费的鸡翅。

今天,你们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受尊崇的理工学府的毕业生。

哈佛大学的人想让我说“两英里范围内最受尊崇的学府”。我拒绝了,但你们将很快发现校友会是多么地执着。问问68届毕业生就知道了:他们参加的募捐活动比你们吃的鸡翅还要多。

我记得,自己在毕业的时候有一种人生走到拐角、前途未明的感觉。

我是那种会在开学第一天就为了期末考试开始紧张学习的人。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那种感觉确实令人不安。大学毕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不清前方的道路。我记得当时除了兴奋和憧憬之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令人无法忽视的不确定性。

如果你们清楚地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请举手。总是有一些人会令人印象深刻。

当年的我,也曾是如此。我不知道哪里最适合我,哪里最能让我有所作为。现在,当我需要建议的时候,我会去找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可当年我遇到这些困惑时,他还在读小学。

我只肯定一件事:我不想从商,更是从未想过进入技术行业。

我想,这对你们之中举手的那些人来说是一个提醒:不确定性是年轻人的特权。事情的结果未必如你们所想,但在不确定的人生道路上,你们将获得宝贵的经验与教训。

2

今天,我想和你们分享我在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中学到的经验教训。那是一个在印度从事麻风病治疗项目。自从圣经时代以来,社会对待麻风病人就是将他们隔离开来,以免他们将这种疾病传染给别人。

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治疗麻风病的技术挑战已经解决。医生可以很容易地根据胸口的皮肤斑块,对麻风病作出诊断。药物可以很容易地治疗这种疾病。但歧视依然存在,所以麻风病患者总是讳疾忌医。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麻风病患者的情景。我伸出手去,他们却畏畏缩缩,因为他们不习惯跟人肢体接触。

真正的突破不是来自于技师和医生,而是来自于当地社区领袖。他们知道,在消除这种疾病之前,必须先消除歧视。所以,他们用当地语言去编写戏剧和歌曲,去社区演出,鼓励人们站出来,不要害怕。

他们明白,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和最大机遇不是技术,而是人。

换句话说,这不单与技术有关,还与人有关。

这是你们在麻省理工学院已经学到的经验教训,不仅仅是你们之中获得技术学位的人,还包括学习管理或城市规划的人。要知道,是人创造了技术,是人利用技术来改善生活、提供教育、获得医疗、分享无数的猫咪视频。那些猫别具一格,十分可爱,当然,如果你是爱狗之人,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今天,任何人只要能上网,就可以用一句话或者一张图片影响到千千万万的人。这使为善者有了行善的能力,他们可以为了争取平等而游行;重新点燃反性骚扰运动;团结起来支持他们关心的人和事。

但这也使为恶者有了作恶的能力。

当人人都能发声的时候,某些人会挑起仇恨;当人人都能分享的时候,某些人会散布谎言;当人人都能组织的时候,某些人会组织起来,反对我们最珍视的东西。

记者安妮·麦考密克(Anne O'Hare McCormick)写到了新技术的影响。她说,我们已经创造了终极民主,任何人所说的任何话都可以被所有人听到,但她担心,这将引发对立还是带来宽容,是浪费时间还是善用时间。她想知道,这是否解释了“所有强烈的隔阂、高涨的民族主义以及我们这个时代的激愤和神经质”。

她在1932年针对无线电广播写下了这些话。顺便说一句,她是第一个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女性。

我们现在面对的挑战不是新的挑战,但这并没有降低挑战带来的紧迫感。和前辈们一样,我们必须解决技术带来的种种问题。

我认为,处理这些挑战的选项有三个:

①恐惧退缩;

②一门心思地相信技术,蒙着头往前冲;

③了解技术将如何被人使用,知道人们既能用之以善,也能用之以恶,倾尽全力抑恶扬善。

我鼓励你们选择第三个选项:成为头脑清醒的乐观主义者,知道想要创造出对平等、民主、真相和仁慈有益的技术,就必须谨慎周密,竖起所有可能的屏障,将仇恨、暴力和欺骗拒之门外。

你们可能在想,考虑到Facebook出现的一些问题,我所说的话是不是正中要害?

是的,没错。

我自豪于Facebook在世界各地所做的事,包括促进互联互通,自豪于人们为了捍卫民主而利用Facebook来组织“妇女游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等活动,自豪于人们在世界各地利用Facebook来发展业务、创造就业。

但在Facebook,我们没有发现危险来临,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来阻止危险的发生。

当你错过某个东西时,当你只看到好的一面、却没有看到坏的一面时,结果是非常痛苦的。当你知道你让人们失望时,心情是非常苦涩的。

3

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海军学院前院长迈克尔·米勒(Michael Miller)友善地提醒我说,平静的大海永远不可能造就伟大的水手。

他是对的。在我的一生中,让我受益最多的时候正是最艰难的岁月。那是你对自己了解最多的时候。你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在成长,感觉到成长的痛苦。当你犯了错,你可以更加努力地去纠正错误,甚至更加努力地去为未来可能的失误做好防范。

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做起来不容易,也不可能很快就解决,但我们一定会坚持不懈。

然而,有一个更大的挑战是这里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技术在我们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变得越来越重要,这意味着我们和技术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

我们必须作出改变。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的责任。做个技术员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确保技术能为人服务;中立是不够的,甚至是不现实的——塑造工具的既是制作工具的人,也会是使用工具的人。

拥有好想法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知道何时应该去制止不好的思想。这很难,因为技术的变化速度超过了社会的变化速度。我读大学的时候,没人有手机。现在,地球上的手机比人还要多。

我们身处于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之一,你们不仅将经历这个时代,未来还将塑造这个时代。

你们中的很多人将从事于改变世界的技术工作。你们将连通世界各地,创造新的岗位,颠覆旧的岗位,让机器拥有思考的能力,让我们获得以前无法想象的通信手段。

我们不是这些变化的旁观者。我们当然不可能是旁观者,趋势并非凭空产生,而是人们所作选择的结果。

我们不是冷漠的造物者,我们有关爱的义务,但即使一片好心,你也可能____,就像很多人那样,这时你就有责任走回正确的路线。

我们对使用我们产品的人、对我们的同事、对我们自己、对我们的价值观都负有责任。

所以,如果你考虑加入一支团队、一个非政府组织、一间创业公司或者一家企业,可以问问他们是否在做对世界有益的事。

查尔斯河畔另一所院校(指哈佛大学)的研究显示,当我们问“我们可不可以”的时候,我们变得更有创造力;当我们问“我们应不应该”的时候,我们变得更有道德心。

所以两个都要问。

要知道,勇敢去做好事是你的责任,因为确保技术被用之以善是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斗。想要确保技术反映和维护正确的价值观,我们必须带着这样的意识去开发技术,而变得更有意识的最好方法是让更多意见不同、观点不同的人参与进来。

仍然有人质疑员工多样性的价值。他们嗤之以鼻,说这只是让我们感觉更好,而不是真正变得更好。

他们错了。除非我们在开发技术时拥有和利用员工多样性,否则我们无法创造出对平等和民主有益的技术。

如今,科技行业里背景不同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你们这一届毕业生中背景不同的人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但我们行业的步伐仍然赶不上麻省理工学院。即便是最新的技术也可能包含最老的偏见,Facebook员工缺乏多样性是我们未能发现和预防一些事情的根本原因。

解决那个问题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包括你和我,也包括今天毕业的所有人和以后毕业的所有人。

所以,要延续你们在麻省理工学院的那种精神,继续与不同学科、不同性别、不同种族的人接触,跟不同地方、不同观点、不同生活方式、不同信仰的人交流。和他们说话,倾听他们的看法,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就像你们在这里所做的那样,鼓励他们也研究和使用技术。

今天在场所有现任和未来的教育者们,让我们改革教育体系,使人人都有机会学习编程。现在,这已经成为一种基础语言,所有学校都应该传授,以便更多的人有这样一个选择。如果一些孩子学了,而一些孩子没学,这会导致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在进入职场之前就已经出现。

所有未来的科技领袖们,你们应该知道,你们有机会纠正错误,而不是错上加错。

6

理工学府可以成为职场进步的最有力声音之一。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鼓励你的雇主和政策制定者确保临时工都能养家糊口。为所有性别争取同等时间的带薪探亲假,因为我们首先要在家里享有平等,否则职场平等无从谈起,因为没人应该被迫在他们需要的工作和他们关爱的家人之间作出选择。给人们提供丧假,因为当不幸发生时,我们需要彼此抚慰。

让职场里的每一个人都得到尊重。

我们必须制止骚扰,让肇事者和纵容者承担责任。我们必须制止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包括已经被普遍接受而不是遭到拒绝和反对的偏见。

我希望你们知道,从进入职场的第一天起,你们就能影响职场。

几个月前,LeanIn.org进行了一项调查,以了解 #MeToo 运动如何影响职场。在很多勇敢的女性大胆直言后,我们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反作用:几乎半数的美国男性管理人员,在单独跟一名女同事开工作会议时会感到不自在,在单独跟一名女同事一起吃工作餐时会感到更不自在。

在这些非正式时刻,男性得到的忠告早就超过了女性,现在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座的男人们注意了,在你上班的第一周,可能会有人把你拉到一旁,说:“永远不要和女同事单独相处。”

你知道他们错了。你知道如何跟所有人共事。所以,把你的建议告诉他们。

告诉他们,他们有责任公平对待女性,如果他们在跟女性一起吃饭时感到不自在,他们也不应该跟男性一起吃饭。所有人都吃集体午餐。

我以前干过一份工作,老板对我不好,对我团队里的另外两名男同事却很好。他对他们说话和气,语带尊重,但却公然轻视我。我试图跟他谈谈,结果反而更糟。那两名才从学校毕业的男同事挺身而出,情况终于改观。

即使你是办公室里资历最浅的人,你也拥有力量。利用它,好好地利用它。

2018届毕业生们,定义你们的不是你们创造的技术,而是你们创建的团队和人们用你们的技术来做什么。我们必须处理好这个问题,因为我们需要技术来解决最大的挑战。

当我坐在你们今天坐的位置时,我从未想过我会进入技术行业,但在那条不确定的道路上,我学到了新的经验教训,变成了一个技术人员。而技术人员常常是乐观主义者。

我们是乐观主义者,因为我们必须这样。如果你想做前人从未做过的事,很多人会对你说这件事无法实现。

从这所优秀大学毕业的人已经帮助完成了人类基因组测序,为治疗艾滋病铺平了道路。他们还使麻省理工学院的气球出现在哈佛对耶鲁的橄榄球比赛中。

我们是乐观主义者,因为我们掌控着数字。

我们的世界让人觉得两极分化,充满危险,但从很多重要方面来看,比起以往要好得多。一个世纪前,全世界有20亿人,预期寿命为35岁。

现在有70亿人,预期寿命是70岁。

我毕业的时候,三分之一的人极度贫困,现在是十分之一。这个比例仍然过高,但在我们一生中所取得的进步,已经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总和。

现在,我们面对的挑战是成为头脑清醒的乐观主义者,用肯尼迪总统的话说就是,乐观,但不抱有幻想:创造可以改善生活的技术,让那些常常无处发声的人可以发声,同时防止技术被滥用;建立可以更好地映射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的团队,充分体现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如果我们成功了,当然我们必将成功!我们创造的技术将更好地服务于所有人,而不是一部分人。

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前教员大卫·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因为发现病毒和细胞遗传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在此之前,他协同召集了一群生物学家、律师和医生,一起讨论新的基因编辑技术。他们担心,该技术可能弊大于利,但他们最后认为,改进的机会很大,所以他们制定了自愿伦理准则,继续开展这项研究。

那个决定导致了遗传学和医学领域里最重大的一些研究成果,也确立了一个可供技术人员参照的标准:向视角不同的人寻求建议,深入分析新技术的好处和风险,如果风险可控,就继续下去,哪怕存在不确定性。

2018届的学子们,你们现在是世界上最富有远见的一所学校的毕业生。你们将获得巨大的机遇,会变得非常抢手。你们将利用在这里学到的知识,去解决即将面对的重要挑战。

我希望你们利用你们的影响力,确保技术被用之以善。

技术需要人心。给我们带来快乐的,把我们连接在一起的,才是最重要的。

未来在你们的手中。

祝贺你们!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客服热线:(服务时间9:00-18:00) QQ:

Copyright © 2002-2017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AB模板网